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虹

原名骆德平,仡佬族,贵州省遵义市务川县人,爱好文学与书法。

 
 
 

日志

 
 

远去的乡村(八章)  

2012-01-04 23:03:34|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乡村,离我们很近,在城市目及之内。乡村,离我们很远,一些事物,正在淡出记忆,离我们远去。

石磨

石头是有生命的。

从大山走到村庄,石头长出牙齿,成了磨。

磨是村庄的爹娘,把粗粗的五谷杂粮咽下,细细嚼碎,喂养村庄儿女。

于是,庄稼便一天天蓬勃,村庄便一年比一年热闹。

磨以坚硬的核质养育山村汉子的血性,磨以内心的温润滋养农家妹子的妩媚。

晌午。黄昏。

从童年开始,我们跟着大人,手握磨琢,摇着人生的方步,在进退之间画着生活的圆,听石头唱响乡村那首不变的歌谣。

时间不老,春天不老,但石磨会老去。岁月的流光中,一茬茬庄稼成熟,一代又一代村庄儿女长大,而磨就在我们成长的脚步中瘦了腰肢,玉了牙。

电来了,磨就下了岗,像一个安详的老人,静静躺在村庄庭院的角落,看村庄儿女们忙进忙出,听布谷鸟啼,然后,在阳光中安然午睡。

碾房

来路多长,去路多远。

小河是一个顽皮的孩子,把长长的脚伸过来,踩动那架破旧的老水车。

水车转动。水声哗哗。

木齿吱吱。石碾轰隆。

时光的影子被拉长,一顶破旧的茅屋在风雨中飘摇,记忆的瓦片长出大片青苔,几茎枯草在青苔上醒目地站着,打量山村,守候下一个季节。

爹娘在田间劳作,而我,在阳光下静坐,谛听一曲流水、石头与木头合奏的乡村梵音,打发我童年的寂寞。

黄昏。父亲走来。

一双的皴裂的手,一捧雪白的大米,一双眯成缝的眼睛,一朵皱纹绽开的花朵。

虔诚张望的父亲,像捧着一张女人的美脸,在夕阳中被幸福醉倒。

而若干年后,我终于明白,我是父亲抛出的圆上的一点,起点在哪里,终点就在哪里。

无论走多远,我的灵魂总在故乡那个圈中。不管是漂泊,还是停留,心中总有一首故乡的歌谣在唱响。

从旧石器时代一路高歌而来,你是乡村文明最早的历史见证。

像一只蟑螂,静卧在乡村的厢房,以最简洁的杠杆演绎人类最初的智慧。

清晨。傍晚。

一次次亲吻。一次次抚摸。我与先人们躬身匍匐,脚踏坚实的大地,灵魂和胃,便不再虚空。

一杵,又一杵……

一曲童年的乐章,流着汗水从记忆的天空飘过,那跳动的音符啊,连着我身上的每一根神经末梢,至今仍拉扯得我生痛。

那个倒霉的下午,我的食指一不小心,就被你狠狠亲了一口,如今,这位矮小的兄弟仍在诉说你的不是。

时光流转,三十年青春眨着眼睛逃走,而今,疤痕依旧,心疼依旧,而你不在,祖母不在。

九月。田野。

谷香飘荡,宁静的乡村在镰刀的歌唱中生动起来,而你,不再为曾经的诺言等待。

时光都老了,你又怎能不老呢?歇歇吧,与我老去的父亲细说那些乡村的陈年旧事。

而我,会在老去的将来对孩子说:这个躺在旮旯里的石轱辘,曾经养大了他的爸爸和先人,为乡村唱响一首脚踏的旋律,千年不衰。

火铺

以螃蟹的姿式站立,用八只脚撑起仡家人生活的一方天空。

火铺是一曲古风,传承仡家人千年的文明,演绎仡家人锅碗瓢盆的交响乐,章显一个民族生存与生活的色彩。

火铺是一方温暖的天地,坐上去,风花雪月就被关在门外,危险与寒冷就被拒之门外。

灶头上,腊肉的香味从毛盖中渗出来,混着木头的香味,一不小心就诱发了我童年的馋病。母亲在灶头前忙碌,她瘦小的身影一个转身就是一生。而母亲握着铲子的姿式,则定格成我记忆中的那张泛黄的照片。

客人在上首,父亲坐在火铺边忙着添柴火,陪客人唠嗑。红红的火苗欢叫着,映照几张古铜色的脸庞,那只调皮的小猫眯缝着眼蹲在我面前打鼾,玩耍归来的小弟在讨得两块刀板肉后欢呼着又出了门。

茶是自栽的,叫大树茶,古色古香,从盛唐一路走来。酒是自酿的,叫包谷烧,原汁原味,老人们都说是祖师爷杜康一手相传。

品茶说茶道,喝酒谈酒礼,一盅茶侃遍天下杂事,三杯酒话尽人间礼数。仡家的火铺舞台小,仡家人的礼仪天地宽,酒足饭饱之后,这才幺台(仡佬族方言“结束”之意)。

而这时候,牛在圈内长哞,鸡在脚下打鸣,乡村的舞台上,该它们上戏了。

于是,客人起身,主人送别。

草墩

秋收之后,稻草站在田野,收集阳光过冬。

贮满温暖之后,稻草沿着故乡的小路走回家中,然后,在父亲的手中舞蹈,结成几颗又圆又大的果,这果,仡佬族人叫它草墩。

草墩坐在乡村的火铺上,我们坐在草墩上。

春去秋来,草墩的身姿一天天矮下去,我们的童年一天天长大。

草墩不语,像一尊佛,只静静地坐着,温暖着我们的生活,陪一个民族在黔北高原的大山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岁月的烟尘拂过脸夹,春草一般疯长的胡须掩埋了飞扬的青春,乡村在记忆的河流中慢慢老去,草墩也在时代的潮流中渐行渐远。

躺在城市柔软舒适的沙发,不经意的睡梦中,一点黄色在记忆中沉浮。而我,在若干年后才终于想起,那是曾经温暖我童年,伴我长大的草墩。

火烧包谷

玉米,从仡乡的土地上长出来,就成了包谷。

七月,仡乡的石旮旯里,包谷成林成片,在金色的阳光中沐浴,拔节生长。

湛蓝的天空下,蝉在林中纵情高歌,牛在树阴下乘凉,童年在树上荡秋千。

山歌从树叶间飘出来,在阳光中舞蹈,与清风唱和,飞到对面坡上,你来我往。

七月,远离校园,远离书本,把童心在阳光的坡地上放飞,与牛羊共舞,与草地相拥,天真与快乐在草地上随山风一起荡漾。

七月。山村。

野性飞扬,野火噼啪燃烧,包谷在火星四溅中芳香四溢。

一朵白云跑过来遮住太阳,牛大口嚼着包谷叶子,共享优美的午餐,一只小羊羔站在身后,费力地看着我们,眨眨眼,甩甩小耳朵,然后摇着小尾巴走开了。

它还小,不解这偷来的快乐。

而这时候,坡上的野花开得正艳。烟熏火燎中,就着阳光和野花的清香,我们把童年的饥饿和调皮,一起狼吞虎咽。

牛背上的歌谣

翻开童年,山歌便接踵而来。

踏着晨露出发,披着晚霞归来,牛背上的歌谣,经夏历冬。

像故乡奔腾不息的河流,牛背上的歌谣,是一句句吼出来的童真,以原始的粗犷,唱红了山里的太阳,唱醒了村庄的土地,唱熟了山沟沟的庄稼。

顺着记忆的根须,穿越故乡的密林,童年在大山的羊肠小道上和牛羊一起成长。

一顶草帽在阳光中行走,一首山歌抵达故乡深处,快乐在童年的坡上开出一地野花,在风中摇曳。

牛蚊“嗡嗡”,牛尾甩动,山歌在山间飞,童年在牛背上走。

牛背上的歌谣,像老家屋顶升起的炊烟,无论走多远,总在心头萦绕。

麻雀

小时候,守候在晒谷场边,撵也撵不走,而今,从乡村到城市,四处寻访,找也找不到你的踪迹。

常言说:大隐隐于市,小隐隐山林。而你,隐于何处?

不过就偷吃了几粒粮食,天地间不劳而获者又何止是你?比起蜗居粮仓的硕鼠,偷腥的猫儿,中饱私囊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你又算得了什么?

可你却被扣上一顶“四害”的帽子,赶尽杀绝。

没有了你,人们的生活少了那份叽叽喳喳的吵闹,可没有了你,人们的“六根”并没有清静。

又是天高云淡的日子,秋天在田野高高站立,乡村,谁的脸孔灿烂如花?

金黄的稻浪中,廉刀躬身忙碌,挞斗又唱起乡村那首秋天的歌谣。

老屋的谷场上,黄灿灿的稻谷在火热的阳光中午睡,那只调皮的大黄狗躺在谷被上打盹,一只老母鸡“咯咯咯”欢叫着跑过来,身后摇摆着一群凑热闹的鸡娃。阿婆花着老眼在屋檐下忙针线,她的小孙子晃着醉步在阳光中拿着谷耙玩耍。

九月,乡村很静,静静的乡村只有关于你的那句赞誉之词,穿越时空,还在天地间悠悠飘荡。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2011年8月10日于务川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