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虹

原名骆德平,仡佬族,贵州省遵义市务川县人,爱好文学与书法。

 
 
 

日志

 
 

母亲  

2011-06-16 17:06:0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母亲于我是很陌生的。记忆中,我是跟着婆在二爷家长大的,直到离开本村到较远的乡里求学才回到父母身边,周末回来,却也常常跑到二爷家混饭吃。

母亲是中国典型的农村女子,勤劳善良,从不打人,也没骂人的习惯,而父亲在我眼中是陌生且威严的,虽然他也爱我,常常赶集给我带东西回来,但我总是远远地躲着他,况且他还打过我两回。母亲不一样,她不仅在父亲打我时护着,还在我的每个生日都记得给我煮两个馄鸡蛋,这个习惯直到我毕业离开她独自生活。而我直到今天,依然没能记住母亲的生日。(这应该是一种不孝吧。)

母亲身体单薄,却从不生病,印象中,母亲连感冒也没有过,只是一日也没空闲,除了与父亲一道早出晚归种庄稼外,还要背水、洗衣、煮饭、喂猪。

家乡缺水,水井在村庄对面,说是水井,其实就一个天然石洞,深五六米。那时候,全村老少几十口人就在这石洞中背水吃,一到冬天就供应不上,于是,村里的人们便提着桶,带上瓢到井边守水。那水流得极温柔,二三个小时才能得一桶,这个活儿,母亲也安排我干过很多回。

守水是一件看起来轻松,其实不容易的事,好在农村人都是善良的,大家都守规矩。白天,要看没人才去,晚上则看那里有没有亮光,有就表示有人,不用白跑。有时候,看到井边没人,提着桶出门才发现别人占了先机。印象最深的是半夜时分被母亲从睡梦中迷迷糊糊叫起来给她打伴,去舀水。这是碰运气,不用守的,运气好时能有一背桶,要是别人刚走那就白费功夫了,但也不能空手回,就是混着泥的浑水母亲也总要提点回家,因为那水澄清了总是有点的。十分紧张的时候,便只有到三四里外的邻村去背了。

清早或黄昏,家乡人把背水的活放在出工上山前后。我常常在清晨被母亲背水回来倒水的声音惊醒。那时候,守水,背水便成了家乡冬天的一道独特风景,而母亲背着水在冷风中行走的单薄瘦弱的身影,便烙在我少年的记忆中,成了一帧永不褪色的照片。

一晃,又是好多年没回老家过年了,父母都已年事渐高,很想回老家陪他们过个年,于是,就说服了妻子孩子。母亲听到这消息,高兴极了,早早准备了过年东道。后来,年前那几天下大雪,路被封了,母亲天天打电话寻问我们去得成不。好在后来雪停了,路也通了,我硬是把不太愿意的孩子和妻子拽回了家,而母亲早已煮好了午饭等着。第二天,又特意做了我最爱吃的米籽,我又一次依在母亲身旁舂米,仿佛回到了童年时光,不同的是这次我是主劳力。

其实,我们一家三口就在老家陪了父母三天,母亲总是在为我们忙碌着,变着法子做好吃的,临走时,又给我们准备了不少东西带回家。

但我知道,母亲是高兴的。

 

2011年5月2日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