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虹

原名骆德平,仡佬族,贵州省遵义市务川县人,爱好文学与书法。

 
 
 

日志

 
 

故土情结——红丝掠影(八章)  

2011-01-04 14:50:56|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街

老街并不老,不过上百年历史。

记忆中,老街像一条懒蛇,庸懒地晒在冬日的阳光下,听小桥下潺潺的流水,打发寂寞的日子。

青石板的街道上,横陈一些简易的灶头,一只猫在空架子的横梁上午睡,两只公鸡伸长脖子斗红了眼,抖落一地的鸡毛在风中舞蹈,一群公狗正为一只发情的母狗争风吃醋,几凼污水在空气中散布着绿色的铜臭味。

没有花香,偶有两声鸟语从街后的树阴中飘过来,几栋青瓦木房歪歪斜斜站立在街两旁,像夕阳下赶集归来的醉汉。

热闹属于赶集的日子,摩肩接踵的人群中,我洁白的网鞋被满地稀泥糊住了双眼,早也顾不得害羞。

老街的日子更多的是无聊,只有一群小孩陪着打发时光。固定的风景是每日三三两两荷锄早出晚归的农民和街道中几堆小山一样的牛粪,其次就是听一群脏兮兮的水牛踩着夕阳归来的牛蹄声和铃铛声组成的交响乐。

记忆中和老街一样老的还有几盏如豆的灯火,在山村早黑的风雨中飘摇。

而今,老街真的老了,静静地坐在新街背后,就连见证老街的观音庙也在时代的烟尘中不见了踪影。

冬日的阳光下,只有老街人的日子在老街沧桑的脸上灿烂成一朵幸福的花儿。

 

大桥

大桥,是奔腾不息的红丝河脖子上一道金色的项链,站在岁月的河床上,见证历史风云。

从清朝末年一路走来,连接昨天、今天和明天。是桥,更是路。

嘉庆年间,一群善人捐资修造了这座小河上的虹,二十一世纪初,共产党又为这道彩虹镶上一道金边,古老的红丝河上从此双虹合璧。

我不知道你这名字的由来,大桥其实并不大,十米长,几米宽,数十米高,一座普通的石拱桥而已。也许,因为你是家乡的唯一,所以人们才叫你“大桥”。

大桥很出名,一是因为“大”,二是因为民国时曾是匪霸高区长的杀人桥。

我不知道那桥下是否真有冤魂存在,记忆中,大桥出过几件轰动性的大事,死了好几个人却是实,至今,那呜咽的流水仍像一曲悲歌烙在我少年的曲谱中,千年不散。

人生的征途上,我不是归人,无意倾听脚下潺潺千年的流水。我只是匆匆的过客,与无数跨越大桥的红丝人一样,在桥上放飞少年的梦想。

大桥,一半记录岁月沧桑,一半描绘改革宏图。

大桥,是梦开始的地方,飞过去,是另一重天。

 

银杏王

没有人能告诉我,你在这里站了多少年?奶奶说她的奶奶也不知道。

家乡的坡上,房前屋后,到处是你子孙的影子,你的家族遍及天下。

你沧桑的面容是一卷读不透的经书,爷爷的爷爷没读懂,父亲没读懂,我也读不懂。

一个时代来了,又一个王朝去了,尘世的风云变幻中,多少兴亡事,笑看成你眼中的烟云。

纷纷扰扰的尘世中,你的祖先早已寂寞成佛,站成见证地球演变的活化石,植物的百科中,你是真正的王者,与人类共同演绎地球村的历史。

穿越时空的隧道,我的思绪幻化成蝶,栖息于你枝头,触摸你千年的胡须?

又是金色的秋天,你风中飒飒飘零的黄叶为谁而舞?谁在白露之后摘去你满身的珠宝?而谁又在那个秋天之后去了,安静成你脚下一抔黄土。

岁月的轮回中,我是风中的过客,不能陪你走过这个世纪。我的佛啊,来世,让我做你枝头的一片叶子吧,陪你走过一个春秋,守望成家乡的一道风景。

小河

弹唱的还是故乡那首歌谣,从大山深处摇响风铃一路涌来,穿过村庄,把我童年的梦带向远方。

遥远的他乡,我长长的思绪长成你堤岸青青的水草。母亲的唠叨在锅碗瓢盆的交响中随灶堂的炊烟袅袅升起,飘入那轮满月,长成月中的梭罗,结满思念的果。而我的灵魂却在那个夜晚的归家途中被露水打湿了衣衫,过不了河。

脚上的布鞋还在,心中的信仰还在,不在的是我的青春,母亲双手的灵巧和眼睛的明亮。

黄昏,暮归的老牛涉水而过,一枚光脚丫的鹅卵石咯痛了我的童年。

晕兜舀鱼的故事遥远成父亲的那张老黄历,从童年开始,我与伙伴们摸遍小河两岸,也没捉住一条记忆中的鱼,只有两只螃蟹的大钳,让我的疼痛和伙伴们的笑声记忆犹新,飘荡在小河两岸。

那个夏天,父亲的心事涨满河岸,早起的阳光揭开小河神秘的面纱,让两岸明晃晃的水田长成一畦畦如鼓的蛙鸣,吵醒了金色的秋天。

那架老水车还在,谷米喂大的碾子不再转动。

小河养大的村庄还在,而村庄养大的壮年男女们不在,成为远在他乡的打工族。

家乡,冷清的庄园里,留守的是年迈的双亲炊烟一样长长的牵挂和儿女们长满小河的翘首期盼。

 

有一个村庄叫十二盘

一片梯田长出一地蛙鸣,你在蛙鸣之上,稻花香里。

一万年前,两只飞倦的鹰,栖息在洪渡河与红丝河畔,站成一座伟岸的山,人们叫它双鹰嘴。

一群村民在双鹰温暖的怀中安家落户,因为双鹰的脖子上环绕着十二根汉白玉似的圈子,这个村庄便取名十二盘。

一万年后,村后山岩上,十二根缠绕的玉带依然清晰醒目,而勇敢的猎人啊,却不知去了何方?只有双鹰那高高昂起的头颅,永不疲倦的望着远方,守成一道变化的风景,成为人们判断天气的晴雨表。

春风拂过,一望无际的鹰背上长满青草,春风一吹便产出一地的牛羊。

一群银杏在山下寂寞地守着村庄,它们千年的触须伸手可及,金黄的果实与沉甸甸的稻穗盛满我秋天的粮仓。

青山依旧那般葱绿,蓝天依然那样高远。

多年后,关于一个村庄和双鹰嘴的记忆一天天淡去,唯有儿时一个同班同学的作文中,那句惹得全班哄堂大笑的话,至今仍在我心头萦绕,挥之不去。

我的家乡美,美就美在双鹰嘴。

 

野生蜂蜜

没有什么比你更甜,没有什么比你更醇,你是生活中最美的琼浆玉液。

不着一丝绿色,却是最纯最真的绿色产品。

远离城市的喧嚣,远离膨胀的科学,你是大山深处原生态的产物。

午后的阳光中,一只蜜蜂跳着金色的8字舞,它薄薄的羽翼根部缀着两滴耀眼的花粉。

那个秋天的傍晚,父亲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线,而我则馋成灶头边那只偷吃蜜糖的小猫,一不小心就醉了,多年以后,依然躺在那个甜美的梦中不肯醒来。

热闹的街头常有叫卖甜如蜂蜜,膨胀的科学让蜂蜜的产量越来越高,让蜜糖的醇香越来越淡。有毒的农药让成群的蜜蜂越来越少,让农民的心事越来越重。

风雨之后,我们让自己和蜜蜂一起回归自然。岩脚边、屋檐下,一只只蜂桶守望成一道道甜蜜的风景。山坡上、大路旁,盛开的鲜花与蜜蜂在和煦的阳光中共舞,编织一个金色的梦。

有黄叶自树上悠悠飘落。

我知道,大雪之后便是繁花似锦的春天。

 

柑橘大王

理想的天空有多高,现实的舞台就有多大。

在这片盛产西瓜与花生的热土上,你以先驱者的开拓精神,把农民的勤劳智慧与科学种植完美结合,汗水浇灌的荒坡上便长出一棵棵健壮的橘树,长成一片财富的森林。

金秋的阳光点亮一盏盏橘黄的灯笼,绿叶掩映下,一颗颗橙黄的橘子“犹抱琵琶半遮面”,压弯了谁的腰枝。

改革的大潮中,谁把精明与大胆装进行囊,站在风口浪尖,把理想之根深深植进黄土,写下一篇美丽的童话,让古老的山乡焕发了新姿。

春风吹过江南,你用农民的大手敏捷地抓住那丝温暖,让汗水在科学的温床上开花结果,为自己精心编织一顶桂冠——农民企业家。

 

锯齿山

在红丝与沿河的交界,有一个地方叫锯齿山,山里长着一片原始森林,森林里住着一群猴子。

麻阳河静静的穿过森林,滋养着这片土地。林中参天的古木越发葱绿,动物们快活惬意地繁衍生活着,逍遥自在。河两岸那些叫不出名的野花争妍斗艳,打扮妖娆如山里小家碧玉的女子。

20世纪80年代初,一群锋利的斧子闯入这片禁地,惊醒大山几千年的睡梦,咚咚的伐木声在沉寂的森林中四处响起,一片片木屑呻吟着溅向高空,又无力地落下。惊恐的猴子们在高高的枝头灵巧地闪挪腾跃,吱吱乱叫,掰起枯枝砸向这群入侵的强盗,甚至偷走他们唯一的午餐。

林业站堆积如山的圆木,排成队的汽车和公路上扬起的烟尘,汇成家乡那个年代特有的一道风景,烙进我童年好奇的相册。

成林的松杉消失了,继而是那些几个人才能合抱的杂木也倒下了,在历经几十里山路徒步后,成为汗水交换的廉价品,再坐上汽车远走他乡,然后被切割成不同的模样,精心喂养人们不同的胃口。

夕阳偏西了,陡峭的山路上,伐木者与背上鲜活的木头站成一路蚂蚁搬家的大军,他们此起彼伏的吆喝声穿越时空,响在我垂暮的耳畔,织成我睡梦中经年的疼痛。

年轻时的父亲也曾是大军中的一员。如今,那把大斧安静地躺在碗柜的旮旯,锋利依然。

那条进山的路还在,不在的是那些被伐的木头和一些伐木者。

热闹之后的锯齿山又归于宁静,像父亲那把躺在旮旯的大斧,多年无人问津。

再后来,锯齿山被划为保护区。麻阳河还在,那群猴子还在,听说它们还是世界濒临绝种的珍稀黑叶猴,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于是,锯齿山便有了看护人员,便成了家乡的骄傲。

如今,安静的大山里,那些规则不一的树桩依然安静地站立着,历经风雨,不朽不倒,它们沧桑的面容向后来者昭示:

一段鲜活的故事。

一段尘封的记忆。

一段难以言说的隐痛。

2010.12.31日于务川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