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虹

原名骆德平,仡佬族,贵州省遵义市务川县人,爱好文学与书法。

 
 
 

日志

 
 

过年--初一大早  

2010-05-29 23:45:5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年中必须早起的日子。­

    大清早,不,准确说,天还未亮,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便在乡村拉开了新年的序幕,惊醒了还在酣睡中的人们,叫醒了一个新的春天。­

    男人们忙着披衣起床点放鞭炮,拔开火种,生火打扫卫生,女人们则忙着为孩子换新衣服,做早餐。在家乡,吃早餐通常是米籽,这是一种用糯米加工的地方土特产,特别好吃,也是我的最爱。离开父母后,很少吃到米籽了,妻子学着做了两回,总是吃不出母亲做的味道。­

穿完衣服洗过脸,便照着父亲的吩咐,拿上香纸、鞭炮去出行--祭祀水神和土地庙。从小到大,在父亲的安排下,带着兄弟们,这是每年一次的必修课,从未拉下。­

    祭祀水神,是祈祷一年风调雨顺,祭祀土地庙,是祈祷一年之中出行平安,记忆中父亲主管的日子,就如我们祈祷的一样,总是顺风顺水的,倒是成家立业后的我,这些年来总是一路嗑嗑绊绊,或许,是我的用心不诚不专吧,在我眼中,那只是一种礼仪,一个后辈对祖先和神明应尽的义务。每次看到几十大岁的岳父大人在香火堂前跪叩请安,那份虔诚的神态,心里便忍不住暗自发笑,也自愧弗如。我想这便是我的“日子”不顺的原因吧。­

    初一新年,除了穿新衣外,于孩子而言,还有两大乐事,一是拜年讨红包,领压岁钱,二是放鞭炮。那时候家里穷,挨着我们的亲人就二爷一家,婆在二爷家,自然是我们先去,压岁钱不多,但总是有的,二元、三元、后来五元,等发到十元时我己经长大。钱虽不多,于那时的我也很知足了。这一生,父母让我来到这个世界,自当感激不尽,二爷二娘于我的诸多好处,自是难以回报。­

    玩鞭炮,我曾经是很胆大的,记得有一次,二个外乡人到家里推销火炮,那时候都是农村自产的,很响很厉害的,两个外乡人为了说服父亲买他们的货,便当场为我们作了一个很让我吃惊和佩服的表演--用手捏着一个火炮点放,他点着了,引线快速的燃烧着,我抱着头转过身不敢看,火炮在手中响了,我转过身来,那个外乡人手中还捏着一小截泥头,一点事也没有。怀着好奇,在外乡人的鼓励和指导下,我也试着放了一个,果然无事,最后,父亲自然买下了他们的货,临走时,二位好心的外乡人特地叮嘱我,不是他们的火炮以后不能怎样放。那个新年,我在小伙伴们面前,很是表演炫耀了几回。此后便再没买到这样的产品,我也没敢自作主张做个类似的表演,但胆子却比以前大多了。­

    真正让我远离并讨厌鞭炮是第二年,初一大早,我跟着二爷到他师父家拜年,我自放自捡,结果,两个被我捡起刚揣进包里的鞭炮,在我的手还没缩回来的瞬间爆炸了,所幸的是我的中指没被炸飞。­

    在家乡,新年初一有很多讲究,也就是忌会,特别是不能乱说话,大家见面要相互说吉利话,祝福新年。记得有一年,我刚起床洗脸便向父亲要头痛粉吃,结果被父亲很翻了几个白眼,说我傻得稀奇。­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