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虹

原名骆德平,仡佬族,贵州省遵义市务川县人,爱好文学与书法。

 
 
 

日志

 
 

过年---三十夜  

2010-05-29 23:33:5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家乡,除夕三十夜叫过小年,是一年中重浓重的节日。­

一进入冬腊月,人们便开始忙碌着筹办年货,村庄里此起彼伏的猪叫声、椿臼声、推磨声交织成一首乡村和谐的过年前凑曲,那便是人们在杀年猪,做米籽和灰豆腐,准备从初一到十五的口粮。­

  乡下过年是有许多讲究的,正月半个月人们是基本不劳动的,自然也就不能椿臼、推磨,所有的东西得在年前准备充足。不过现在没有以前辛苦了,电动机代替了人工劳作,人们不用再重复那种单调的舞步去椿臼和推磨了,而伴随着我童年成长的这两样乡村景物如今己成旧时风景,躺到一边睡觉去了。­

  “有钱无钱,回家过年。”中国人过年讲究团圆,在乡下尤为甚,新年快来了,远在他乡的游子都携家带口往回赶,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家中的老父老母也早早打着电话,掐指算着日程,翘首盼着儿女们归来,老人们甚至把鞭炮和给小孙子的红包、礼物也准备好了。­

  当然,最快乐的还是孩子们了,大人永远是忙碌的,记得每年腊月二十四日,母亲都要把家内外彻底清扫一遍,特别是炕上的阳尘,母亲说,这天是灶神的生日。而三十大天,父亲便一早起来劈柴,我则在旁边帮着抱、堆放、打扫院子。­

  吃过早饭,父亲忙着剪纸,打散钱,写对联、包福包自然是我的事了,父亲送我读书,逢年过节回家能帮着做点事,对我而言是一种欣慰,对父母而言也算是一种安慰。说不上光宗耀祖,倒也没辜负父母所望,我算是跳出了农门,成了父母和乡人眼中的骄子,此生能写得一手好毛笔字,最该感激的当然还是父亲,至今想来,父亲那时候每年早早准备了笔墨纸砚,还为我买对联书,逼着我写春联和祭祀先祖的福包,便是在培养我的爱好,而我也真走上了爱好文学与书法的道路,虽然是苦事,倒也是乐事。­

  吃年夜饭是很讲究的,饭菜熟了,先要请祖宗回家过年。我和父亲便在堂屋的香火堂前摆上一张桌子,摆好饭菜、碗筷和酒水、香火,棚好福包,父亲则点一炉香、一叠纸到门口请祖宗先人,然后返身回屋点上福包,便叫我们兄弟几个到堂前向祖宗跪叩请安,请先人们回家过年领钱。­

  祭过先祖,便开始点鞭炮吃年夜饭了,这是一年中最团圆也是最和谐的一顿饭,小孩子即或有些不守规矩,大人也不像平时那样责骂,当然,汤是不能泡的,只能单独喝,要不然出门会被雨淋的。也不知是真是假,我是听话的孩子,没泡汤,记忆中好像也没被雨淋过几回。­

  吃过晚饭,我们便没事了,小孩各找各的乐事做,大人们则约在一起打打牌、拉拉家常。只有母亲收拾碗筷,依旧要忙着沏酥食,父亲则把火生得旺旺的。俗话说:“三十夜的火,十四夜的灯。”三十夜,无论你走到哪家,火都生得旺旺的,表示一年之中兴旺发达,日子红红火火。­

  不过父亲还要做两件事,烧“四老爷”和“沷水饭”。父亲极少出门,吃过晚饭,便到牛栏门口摆好先前剪好的“四老爷”(一种打好的纸钱)、酒菜、碗筷,点好香纸,一边将酒菜洒入燃烧的纸钱中,口中念念有词,请“四老爷”保佑家中五禽六畜无病无灾,长得肥肥壮壮。接下来挭是沷水饭了,小时候我常跟在父亲身后一道。这也是一项祭祀活动,其实就是祭祀那些无人照管的孤魂野鬼,人们常说阴阳两界,我想阴间也是一个纷云复杂的世界,哪些有人照管的先人们都拿到钱,有吃有用了,可那些无人照管的孤魂野鬼,他们没吃没喝还不乱来吗?­

  我不迷信,也从未见过人们传说中的鬼怪,但我以为,逢年过节的夜晚向逝去的先人们问声好,请个安,不仅仅是祖训,更是尽一个活着的后人的孝道,也是求一个心安。­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