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虹

原名骆德平,仡佬族,贵州省遵义市务川县人,爱好文学与书法。

 
 
 

日志

 
 

吃蜂蜜的岁月  

2010-11-10 15:01:1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时,对于蜜蜂是一种又爱又怕的感觉,爱是缘于蜜蜂酿的蜂蜜是最甜的美味,怕则是它有刺会蜇人。我是很被蜇了几回的,不过那时还好,父亲会立刻用蜂蜜给我涂在蜇处,而我也会趁此偿到蜂蜜的醇美。父亲说:“蜜蜂是不乱蜇人的,你不要怕也不要打它,如果它感到不安全的时候就会蜇人,而蜇了人的蜜蜂也就不能活了。”从此,我也就不再害怕蜜蜂,反而对蜜蜂怀有一种敬畏之情,敬畏这用生命捍卫尊严的弱小生灵。­

父亲不是专业的养蜂人,却懂得不少的养蜂知识,他常对我们说:“能不能养蜂也是一个人的福气和缘分。”我想,那时的父亲是和蜜蜂有缘分的人。­

记得有一回,父亲背着一只空蜂桶独自外出,过了不久的一个晚上,父亲拿着电筒,神秘地叫上我打伴。父亲也不告诉我去做什么,我一路揣测着随他来到山外的一处岩角,直到看见那只熟悉的蜂桶才明白是怎么回事。父亲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布帕将蜂门包上,再轻轻提起蜂桶将桶底也蒙上,然后便将一窝蜂小心翼翼搬回了家。也许是兴奋吧,去时不说话的父亲在回来的路上打开了话匣子。他说:“一窝蜂中有三种蜂:工蜂、母蜂和蜂王。我们吃的蜂蜜是工蜂的劳动成果,工蜂才是真正的劳动者,也是一窝蜂中最多的群体,蜂王只负责和母蜂交配产卵,母蜂和蜂王都是坐享其成。”­那时我想:这多不公平啊!现在终于明白了,不过是分工不同而已,从蜜蜂世界到人类社会不也都是这样吗?

最好笑的事是招蜂,春夏季节,繁衍的蜜蜂要分家,这时你得密切关注。新的蜂王产出来了,往往有好几个,蜂王要经过激烈的生死之战,最终只能有一个强者生存下来。在蜜蜂分家之前,最好先准备一只空桶在附近,有时他们自行飞到了空桶中,但更多的时候是飞跑了。为了留下蜜蜂,必须控制蜂王,父亲便常在深夜扒开群蜂查看,新的蜂王产生了,则意味着一个新的蜂王之国也就诞生了,这时父亲就捉住蜂王,轻轻将它的翅膀掐去小部分,这样它就不能飞得很高很远了。父亲说:“一群蜜蜂必须有一个王子,王子在哪,蜜蜂就在哪,所以分蜂时,蜜蜂最多的地方就是蜂王所在的地方。”我也就在那时认识了蜂王,也终于明白了父亲为什么在分蜂时,连忙提着桶往飞舞的蜂群中洒水,原来是为了留住蜂王,如果让蜂王的翅膀沾水不能飞走,它就只能就近歇在某处,而所有的蜜蜂也就围着蜂王停了下来,这时也就成功了大半。接下来,父亲便回家搬来梯子,提来蜂桶盖(盖上面已打上蜂蜡),上树招蜂了。­

我说的好笑,一是在于分蜂时父亲匆匆忙忙提着水桶追赶蜂群洒水的样子,口中还不停地叫着“蜂王歇住啊,蜂王歇住啊,!……”二是招蜂时,父亲一边用一片树叶轻轻驱赶蜂群,一边口中念念有词:“蜂王上盖啊,蜂王上盖呃,蜂王上盖喽……”那声音透着深深的期盼,拖着长长的尾间,显得抑扬顿锉,于今天想来,大概是从不唱歌的父亲此生最美妙的音乐了。­

父亲不再养蜂有近二十年了吧,我问过原因,他说:“现在倒处洒农药,蜂子都死了,养不起来。”而我已有近二十年没尝过蜂蜜的美味了,那甜透心的醇味还一直残留在儿时的记忆里,挥之不去。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