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虹

原名骆德平,仡佬族,贵州省遵义市务川县人,爱好文学与书法。

 
 
 

日志

 
 

永不褪色的乡村(外二章)  

2009-12-25 15:19:22|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不褪色的乡村(外二章) - 落虹 - 落虹

叠虫棍的童年­

    走进暑假,童年便融入牛羊、大山、土地和草丛之中。­

    放开手中的缰绳,给牛羊一片天空,给自己一片天空。­

    放松心情,放飞思绪,让思想的骏马在空旷的草地上驰骋,蓝天、白云、烈日下,黄的牛、白的羊、绿的草地和庄稼,连同坡上父母躬身锄草的背影,绘成我童年七彩的板画。­

    打两个滚,捉几回迷藏,吼几首山歌,翻几页小说。语言尽可以放荡些,动作尽可以夸张些。如果愿意,也可以还人类的本色,体验山风滑过肌肤、抚摸肌肤的痒痒的丝丝凉意。­

    然后,散入草丛,分头寻找各种形状的草根、草梗。再坐下来,比智慧、比手巧,将这些染绿手指的东西,分门别类捕获。­

    然后,我们回家,把牛羊连同夕阳,一起赶下山。­

白头的祖母­

    白头的祖母在地下,与我隔界而眠。­

    十年,时光像鸟的翅膀滑过,祖母,在大年三十的夜晚,独自到另一个世界过年去了,留下我,在鞭炮与旁人的欢笑声中哭泣。­

    天堂的路有多远?­

    超生的佛经、纸钱、香车宝马、宫殿,那个晌午,在先生的木鱼声中,在烈火中顷刻化为灰烬,变成一缕青烟散去。化不尽的是亲人的悲痛,像盘旋缭绕的烟雾,牵得越远,扯得越痛。­

    三月,清风从额前跑过,摇响坟前一树的清纸。­

    没有细雨,路上走着匆匆的行人,或去或来。乡村的三月依旧繁忙,只有我,可以坐下来,听你唠叨心事,陪你聊起我童年的陈芝麻、烂谷子。­

    邻居付老婆子走了,门坎下何家姑婆也去了。婆,你在地下不寂寞吧?­

    二叔一家出工了,婆,你为我藏好的几个鸡蛋,至今还压在我心口。翻开打着补丁的布袋,里面珍藏的仍是你老掉牙的故事、年轻的情歌和满头银丝。­

    站在村口,多想再听一次你唤我的乳名,再叫我一声:吆!­

父亲­

    把一生交给土地,没有谁比你更钟情于斯。­

    春天来了,犁耙、锄头、土地、村庄醒来。­

    种子发芽。­

    谁的心事在阳光雨露中、在犁铧深处拔节生长?­

    睡梦中,谁不小心碰翻了染缸,一个季节,绿了一地。­

    一茬茬庄稼成熟,父亲,一天天老去。秋天的枝头,沉甸甸的果实,一点点压弯了父亲的腰肢。­

    没有谁比你更亲近土地,没有谁比你更了解土地,没有谁比你更能读懂土地。­

    你的颜色就是土地的颜色。­

    你,就是土地。­

­

­

2006年8月11-12日写于月亮坝,发表于《散文诗》2007年5月刊­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