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虹

原名骆德平,仡佬族,贵州省遵义市务川县人,爱好文学与书法。

 
 
 

日志

 
 

云南之行--大理走笔  

2009-12-21 23:46:31|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南之行--大理走笔 - 落虹 - 落虹云南之行--大理走笔 - 落虹 - 落虹云南之行--大理走笔 - 落虹 - 落虹云南之行--大理走笔 - 落虹 - 落虹云南之行--大理走笔 - 落虹 - 落虹云南之行--大理走笔 - 落虹 - 落虹云南之行--大理走笔 - 落虹 - 落虹云南之行--大理走笔 - 落虹 - 落虹  开放的鲜花像金花姑娘灿烂的笑脸,天空一碧如洗,蓝天之下是飘动的彩云,彩云之下是青翠的苍山,苍山脚下是碧澄的洱海。­

  没见到金庸先生笔下的段氏家族,八百年前的古城完好而古老,那些刻着纹理的方石堆砌的城墙、护城河堤,那些被踩磨得光滑的石块铺就的街道,那些在现代化玻璃橱窗、灯光、银器、玉石映照下越显古老的红檐廊柱的木屋,在高原热烈的阳光中和着狂猛而温暖的风一起舞蹈。­

  走在方石铺就的古城街道,思绪便回到八百年前。­

  城门洞开处,一队铁骑扬鞭而入,烟尘起处,那哒哒的马蹄声远及近,响彻耳膜。­

  上关的朝株花消失了,善良的人们用愤怒铲除了统治者贪婪的梦想,也掐灭了心中燃烧的希望,关闭了那扇通往财富的大门。­

  苍山的雪化了,十九峰依旧青翠,十八溪的流水潺潺依然,勇敢的猎人啊,你闪亮的弓箭是否还在?­

  下关的风啊依旧那样猛烈而温柔,而南诏公主的香泪早已流干,空阔的洱海啊依旧清波漾漾,只有那凄婉的爱情传说还在满街的花枝中随风摇曳。­

  崇圣寺内大理三塔巍峨依旧,殿堂之上的雕梁画栋依旧。跨越三重朝门,我用凡人的眼光仔细打量,这座庞大的皇家寺院,除了那些塑着金身的高大佛像令我必须仰视外,再也找不到半点皇家的影子。­

  那高悬在飞檐的风铃,摇响的可是唐朝旧音?­

  今天,朝圣拜佛的人们多了,和尚却少了,虔诚的佛教徒们,把心中的佛神金身铸造,高高供起。我不知得道成仙的佛祖们,会会不会在收了高昂的香火之后,发一点慈悲,普渡脚下虔诚叩拜的众生,了却众生心中的红尘之愿。­

  我不是佛教徒,我来,不为求神,也不拜佛。我来,只为了却我心中的夙愿——看一看众生崇拜的佛。­

  蝴蝶泉不见蝶影,只有潺潺的流水清澈依然,叮咚依然。庄周化蝶也只是梦里传说,伏下身子吧,按导游的解说在龙嘴之下洗三把手,洗一把脸吧,洗去心中的烦心与濛尘。再许一个愿吧,与金花姑娘们来一张合影,把心情打扮得灿烂些,把金色的高原阳光写在脸上,把苍山的雪、洱海的风,阿朋哥豪放的山哥,金花姑娘们优美的舞姿,连同那些动人传说统统装进行囊,让梦想幻化成蝶,在风中与蝶共舞,阳光旅行。­

                        2009年12月于月亮坝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